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371-63752045 0371-63752045
服务时间:
8:00 - 24:00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内页-上部

发布时间:2020-02-24 00:00:00

第九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征稿工作启动,欢迎各地山水画家创作精品参加,为祖国70华诞献礼(组委会电话:0371—63752045  65754017 并请关注近期各大媒体征稿通知)!

名家展厅

资讯分类

通讯地址:郑州市丰乐路与博颂路交叉口路东1号楼郑州市中原书画院  
邮编:450053
电话:0371-63752045 (传真)
63754017(办)
手机:13503814805               
邮箱: 
948057433@qq.com

/
/
陈光亮空中美术馆

陈光亮空中美术馆

2020-11-18 15:44

                     陈光亮空中美术馆

陈光亮艺术简介

    陈光亮,男,汉族。19488月生于浙江永嘉。大学文化,高级工程师,国家注册监理工程师。曾任南京军区建筑设计院长(文职大校军衔),温州市建设局副局长等职。自小酷爱书画艺术。书法从摹写柳公权《玄秘塔》入手,遍习王羲之、颜真卿、张旭、怀素、黄庭坚、王铎、吴昌硕等诸名家法帖,至今苦练五十余年不辍。特别是在南京工作二十余年期间,有幸得到林散之、武中奇、费新我、陈大羽等大师的教诲指导,书画之艺日渐提高。书法篆隶楷行草诸体皆备,形成了刚健劲利,雄浑老辣的书风。国画兼可人物、花鸟,尤擅画虎。其画作形象准确生动,作品富有生活气息和文化内涵。在诗书画印诸方面均有一定的造诣。其作品多次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多次参加军地的展览和拍卖活动,获得了各方的好评。1992年加入省书法家协会,2016年任温州浙楠书画院院长。

 

                                   融宋元神髓  开虎画新风

                                         ——陈光亮作品赏析   张本平

 

   南京军区建筑设计院原院长陈光亮是从戎二十八年、获得文职大校军衔的著名军旅书画家,他自幼酷爱书画,德艺双馨。在书画艺术的追求中,他不论是在部队还是在地方,五六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成果累累。在书法上他四体皆能,笔墨遒劲,功力深厚;绘画上他涉猎全面,人物、山水、花鸟皆精,尤擅画虎。其笔力、腕力、功力、学力;逸气、神气、骨气、才气,都获得很多人的首肯,可谓是当代实力派画家。

今天着重介绍一下他的虎画。

    陈光亮一生酷爱画虎,在画虎界有着一定的成就和地位。原沈阳博物館首任院长、我国著名的书画文物鉴定专家杨仁愷先生曾在陈光亮的虎画《雄视》上亲笔题上“大振雄风,气势夺人,望而生畏”予以肯定。著名书画家陈大羽先生曾题辞“温馨和谐”、著名书法家武中奇先生曾题辞“归真返朴”予以勉励。这里的“雄风气势”、“精神筋力”也正是陈光亮刻画虎的致力所在。他对于虎的描绘,除了外形的逼真、生动外,更结合动物自身特点,赋予虎以拟人化的性格和比拟人世的社会属性,使虎也能表达出人的情感,充满人性化的意味。因而他笔下的虎画,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真实老虎的再现,更是经过他艺术创造赋予了思想感情的老虎形象,体现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创作法则;他的写意老虎强调以笔墨造型,所作形象真实生动,构图主次分明,用笔快疾奔放,中侧锋并施,注意笔触效果,用笔飞动如“风樯阵马”,具有“笔所未到气已吞”的大气魄,节奏感很强,充满了生机和张力,视觉冲击力强烈,不求精雕细刻却能给人以细腻逼真之感,设色明快浑厚,有丰富的层次感;其笔下的虎体态雄健,眼眸明亮,传神、生动,有一种原始大自然的质朴情感;他的山水画略带朦胧之意,融山水之情境于大自然的意境之中,让人能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无论是画虎还是山水,陈光亮一直坚持通过传统和自然去理解造化的美学理念去创作,来表达对自然和生命的一种敬重。

    虎作为兽中之王,它的体态、动作、神采无不反映造化的玄妙。陈光亮经常到动物园中观察老虎并进行写生,有时候对物象的观察只能靠写生和记忆,但正是这种看似费时费力的方法更锻炼了他的眼力。我们的祖先之所以将虎作为一种图腾,无疑是从虎的身上感受到了造化的神奇与伟大。陈光亮认为他去观察虎,或者观察其他任何动物,同样也是在观自然,观造化。因此他笔下的虎有的充盈着勇武雄强之变,有的荡漾着母子亲情、天伦之乐,有的甚至充满着离情别绪。在这样的画面中,沉重的现实感被触及自然的情怀所荡涤笼罩,画家自己也从人性世界的现实中出走,伏虎卧游,继而重归现实,藉由某种幽微和畅的中国绘画传统,来抒发悠然的情怀。

   谈到陈光亮的绘画,虎的主题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对一位艺术家而言,他的工作是以动人的形象精心编织成隐喻、寓言和象征。笔者在陈光亮的作品中同样看到,无论是虎起虎卧,虎行虎坐,甚或虎饮虎斗,惟妙惟肖之余,更值得观者深深体味的,是画者在创作背后的思考和自我诘问,因为与欣赏精湛的绘画技法相比,以绘画之外的思想和寓意,更容易让人产生参与和互动的乐趣。他的代表性丈二匹大作《群英聚会图》,参加了“抗疫情艺路同行•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展”,其大作采用写意画技法,以写意虎独特的绘画语言,以破锋笔细丝而成,那柔韧蓬松的毛绒和美丽的斑纹,系留白所致,未施一点儿白粉,妙自天成,使整个画幅在磅礴里显示出一种特有厚味、高趣、雅情,五只活灵活现的虎跃然纸上。观其大作,令我感叹。放大细节,穷精微之功,状其貌,述其性,现其神。虎视眈眈、威风凛凛之雄势跃然画面。这种意笔淡彩的手法,层层敷染,淡彩生动,毫毛清晰,斑纹分明。在眼睛的表现方面尤见功力,以墨色的多次晕染达到明澈、透亮。画虎,眼神的表现极为重要。老虎的张弛、伸屈,老虎的跃动与卧居,长啸与雄视等等,不但是生命体的运动,更是人的想象与期望、理想与精神的投射。它与森林、雪原、山崖、巨石形成互为相关休戚的有机体。它回答了如何将意境高远的文人意象与老虎这样一种较为世俗的题材相融相生的问题。作品既凛然威风,又温驯可近。这不仅因为其艺术表现中所呈现的形态美和技法美,更为深刻的内在因素是作者将人性与佛性、温情与慈悲投射于老虎。换言之,能画善虎者,自身必善,此善,非唯指一般人本性中的善,而是指艺术家的文化自觉,以及由文化史的渊源所生发的人文情怀。这种情怀化俗为雅,化凶为善,化猛为温,这种恍惚的、诗一般仙境乃是人间神话。所以,他笔下的老虎已成通达人性与佛性的灵兽了。陈光亮为人热忱,乐于助人,性情爽朗,常娓娓道来,谈艺术、谈人生,每兴致高扬时,则举手投足,俨然一往来于军营生活与文化森林的艺术山君。他丰富的人生与艺术经历正像老虎那一波三折的斑纹深深烙印于他的艺术中,时发灿灿之光,时隐幻幻虚影,扑朔迷离。他挥毫落纸时的果断、准确、豪放与雄健展现了其画虎的声威;而他静静地、满怀抒情地双勾、染色时,则寄托了他幽幽的文思。其笔下的,大野苍茫之境,长白雪月之境,秋山沉醉之境,春山晓雾之境,芦花霜晨之境,梨花春雨之境,都意味深长,动人情思。正因为他山水画的功力深厚,善于创造画境,他才能“放虎归山”,把虎置于他创造的特定情调氛围之中,使虎与境化,相得益彰,增添了不尽的艺术感染力量。

   写意画在用纸上也很讲究,那种纵笔挥洒,墨彩飞扬的感觉。生宣纸,纸身松,沁透水墨力量大,水墨到处,笔触层次清晰,于干、湿、浓、淡之间变化无穷。尤其是大写意水墨虎画,注重笔墨意韵,造型灵动,随意天性,力求虎性真纯威猛,得之自然,酣畅大气,在自然洒脱中,赋墨开放大胆。善于在墨韵的灵动中,营造情境和力量的美感。不但构图新颖,而且多变、生动、活泼,创作出一幅幅受到人们广泛喜爱的墨虎力作。这些上乘之作,诱发了观者欲望,激发了人的自然诗情,充分显露了陈光亮既有深厚创作功底又有善于掌握并描绘虎的特性的才华聪颖。我们知道,虎画作为中国传统花鸟画绘画中一个画科,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千百年来,深受人们喜爱。画虎,实际上是古代的一种风俗习惯,百姓把老虎样貌画下来,画在自家大门上,以此来抵御凶险和各种具有强烈传染性的致病邪气。品读他的作品《冬雪纷飞情更浓》《雄视》《雄风长在》等,别开生面,将威虎写实而灵动的个性勾勒、发挥到极致,形神兼到,妙趣横生。作品充实着现实社会与时代精神,不但注入了现代意识,切入现代人生积极向上的欲望,还寻找出了新的绘画艺术语言,走出了他自己一条真正的写意水墨虎画的创新之路;他的作品《万丈高崖自可攀》《秋山远眺图》《夏阴浓翳无限意》《秋日荒原猎正忙》等,就很好地运用了笔墨,把虎的天性威猛、腾空扑跃个性刻画得栩栩如生,出神入化,意韵十足,让观赏者完全被这种无声语言的意境所感染,所熏陶。对于笔行意韵的理解,笔者认为是流动在心与纸之间的一种生机,是情、意、神的畅游,也是心理幻象与现实印象在精神上的重选与整合。而陈光亮在这一点上理解的比我们更深刻,更独到,他把洁白的宣纸当作驰骋的峻岭大山、森林草原,渲泻情感的广阔的精神空间。如作品《冲天一怒山岳震》《外面世界真精彩》等,从传统笔墨的简、雅、淡、拙、孤、朴、奇、崛中脱颖而出,大胆构思,在写实中略加渲染,体现了水墨韵味的精神内涵。巧妙地把握住了笔墨的精神内涵并切入现代新的审美意识,将笔墨纳入自身心理轨迹,提升溶会于自我精神活动之中,心会神悟。从而赋于笔墨新的涵义、新的内容、新的品格,使笔墨产生新意义。他的作品《寻觅》《虎崽春戏》《吴彩鸾骑虎入山图》《静夜思》《威震八方》等,造型活泼自然灵韵,表达的主题鲜明透彻,画家把从物象到心象,再由心象到图象这一极其复杂的心理过程梳理的明快而清朗。这是他的精神、情感、心理作用与文化酿造,形与神、形与趣的精密结合与提炼的结果,是作品形成了神在形前,意出象外,从而才在画面上塑造出虎类如此新的艺术形象和全新的图式。从陈光亮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以神写形,以趣造型,是图式转换的依据,也是图式转换的需要。唯其为此,神与趣才会由心而发,跃然纸上。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意象造型的本质。意象造型重趣味,重神韵,这是陈光亮把握的重点,他的大写意水墨虎作品的造型一方面表现美好的自然意境的多姿多彩,同时又体现了虎威延伸精神和情感的作用。

   总之,从陈光亮的写意水墨虎画作品中,笔者不难看出,激情奔放,胸襟宽广,勤奋向上,贴近生活,赏趣浓郁,这是他天性以外的质朴内慧体现。他以勤奋之力,以广泛之学,孜孜以求于真善美意境,践行着他作为一个军旅艺术家的高尚情怀。

     (本文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原美术学院院长、教授,中原书画院院长,《中原书画报》总编,郑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工程学院特聘教授,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客座教授,郑州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特聘教授,作家、评论家、鉴赏家、书画家、教育家,是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地址:郑州市丰乐路与博颂路交叉口路东1号楼中原书画院

    电话:0371-63752045   13503814805         

邮编:450053 中原书画院官方网站:www.zyshuhua.com   邮箱:948057433@qq.com

 

陈光亮绘画作品欣赏

 

 

 

 

 

               写意风骨与造境之妙

                                                                           ——陈光亮画鸡的学术指向   安帮 

 

    陈光亮长于写意花鸟,也作书法、山水、人物,能书能画,书画俱佳。其写意花鸟作品风格独特,画风潇洒,用色大胆绚丽,在构图上具有自己的创新,多以牡丹、梅兰竹菊、荷花、紫藤、雄鸡、斗鸡等为创作素材,今日就跟随笔者来欣赏一番陈光亮的国画雄鸡及斗鸡图吧。

    陈光亮笔下的鸡画有两种:一种是雄鸡系列,另一种是斗鸡系列。无论哪一种都达到了构图新奇,气韵生动。可谓笔墨恣肆,线条飘逸,令人拍案叫绝。其作品《雄鸡报晓》,雄鸡下有石头,虚中有实;如古画论所云“笔不周而意周”的神韵,笔拙神似为大写意之上也。画中的雄鸡立定之点,显示出作品有大出大进的超然气魄,造境出神入化,有徐渭花鸟的风骨,鸡体极尽湿墨挥洒,颈、尾根以及足上用笔则有焦渴之意,硕体之重与羽毛之轻,两者形成鲜明对比,而又融为一体。而鸡的眼神活泼、刚毅,富有情致。全幅在点墨之局部与空间的宏大化境中间,陈光亮显得随心随缘,整幅画一挥而就,不反复雕琢,达到一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境界。与其说是其性格豪爽,个性使然,不如说,这种“书为心画,随缘成迹”的上乘境界乃中国水墨人文精神渗透的哲学意蕴,正如周善甫所言:“书画(艺术)宜运‘慧’以求,而不可‘智’取”。照此角度来看,陈光亮应该是具有真正的中国古典文化精神和审美品性的书画人。

    陈光亮继承了中国画的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的技法,在花鸟大写意绘画方面有豪放特色,气势磅礴,形象鲜明的风格,树立了大写意花鸟画的新风范。他用自己审美观点和表现手法,创造出许多艺术形象。其花鸟画,有一定写实的成分,不是对自然物象客观的简单描摹,而是凝练后的创造。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自然中蕴含阳刚之美。在创作中,画幅越大,陈光亮越能自由挥洒,有的作品达到了“笔简意繁”的艺术境界。

    陈光亮出身农家,自幼喜画身边景物,自然对鸡颇有画趣。他画的鸡,源自生活速写,又加之写意传统的笔墨,所以既生动又能超迈前人规范而自成风格。他一向认为,中国写意画高就高在薄薄的宣纸后面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不是就物写物,而是在悟性中写成。陈光亮画鸡看似是信笔写来,公鸡与母鸡线条潇洒浑厚,妙得天趣,笔法苍劲朴拙,凝练简约,合于自然;而毛茸茸的小鸡,用淡墨勾勒写成,重墨表现毛羽,形神兼备,稚气可爱。他的《雄鸡梳桩》的鸡羽毛淡雅,体形轻盈中透着矫健之气,精神抖擞正在梳桩,气势高昂,给人一种天生的贵族王者之气。所以传说中,人们认为雄鸡在历经万千磨难的考验之后,是可以涅槃重生,化身为浴火飞升的凤凰的。千百年来,雄鸡为大家所喜爱,除了这层原因外,还与雄鸡自身自带的祥瑞寓意有着很深的联系;在陈光亮的《双雄会》中,不仅有吉祥的花公鸡,还有白色的大公鸡,不仅有黄灿灿的枫叶树,而且还有淡淡的草坪。两只公鸡漫步在草坪之上,含情情脉脉的对话,画面中散发着浓浓的自然气息和美好恬静的田园气息,更让人心动的是画作所蕴含的“福禄大吉”的美好祝福。他的《远瞩》,雄鸡站在松枝上,可谓金鸡报晓,一唱雄鸡天下白。人们喜欢雄鸡这个吉祥的家禽,多爱其报鸣守时、驱除黑暗、勇猛好斗的精神,要知道,古时人们就将鸡称为“五德之禽,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时报晓,是信德。”就连宋徽宗赵佶也曾作《芙蓉锦鸡图》来歌颂“五德”。千百年来,世界各地的民族以自己的文化背景和观念,都对鸡赋予了各种不同的寓意。其中最让人熟知的莫过于“吉祥”、“吉利”之意。“鸡”与“吉”谐音,一幅国画雄鸡图便有了“大吉大利、吉祥如意、金鸡报晓祈福”之美好寓意。

    观陈光亮的国画雄鸡图,墨色渲染果敢有力,在雄鸡轮廓的勾勒上惟妙惟肖,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雄鸡应有的那种矫健身姿,无论是觅食还是鸣叫,一举一动都神韵十足。细品其作,能透其羽而知其骨,能悟雄鸡相搏、翎羽乍起将临战之意,怪不得如此受广大书画爱好者的认可青睐。

     说到画鸡,不能不提陈光亮画的《斗鸡图》。他通过对斗鸡场面的反复观察,通过速写用简练的笔法准确勾勒出斗鸡的特征和动态,抓住了表情达意的瞬间捕捉表现斗鸡的最关键最突出的动态,使斗鸡图形象生动,态势准确。他画斗鸡,一是强调鸡的眼神坚定有力,栩栩如生;二是强调鸡的腿健爪利,健硕的大腿充分显示了斗鸡的力量强健,一双健爪显示了刚利无比,所向披靡;三是强调斗鸡动态的准确生动、传神,特别是把“斗鸡系列图”与现实社会紧密结合,他在《丁酉斗鸡图》中写道:“斗鸡是我国民间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从中体现了中国人民的尚勇崇武情怀。但斗鸡的画不多,这大概与大家觉得斗鸡似乎太残酷,与中国人崇高的和谐精神相背有关。和谐是大家的追求,可是和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必须通过斗争赢得。君不见当我中华崛起之时,世界上各种反华、排华和遏华之势力甚嚣尘上,大有黑云蔽日之势。在此之时,中国人民当团结一心,奋起抗争,战而胜之。所以,鸡的勇武精神,值得鼎力宣扬,真可谓:“红场倒帜风诡谲,白宫易主气嚣张。南海黑浪几番激,东隅妖雾数度扬。汹汹乱象何足惧,豺狼若来我有枪。中华崛起岂可挡,扫清阴霾见太阳!”陈光亮画的斗鸡《拼博》《相持》《相遇强敌不须惊》等代表作品,有英气、勇气。陈光亮的斗鸡图系列画以书画形式充分体现了伟大的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不怕艰险、勇于斗争的民族精神和英雄气概,弘扬了正气,鼓舞了斗志,提振了信心。

 

陈光亮花鸟作品欣赏

 

 

 

 

  

 

                        熔古铸今唱大风

                                                                                                    ——陈光亮书法欣赏     沃野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脊梁和灵魂,它铸造着国家和民族的心灵和品格,一个民族有了文化自信,才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人民有了信仰,国家才有力量,民族才有希望。而文化自信是促成这些目标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在这个时代,涌现了许许多多富有时代气息、个人风格鲜明的艺术家。他们以传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不断努力,不断创新,通览古今,融贯中西,使中国书画艺术呈现出崭新的面貌,将中国艺术逐步推向世界艺术之顶峰。当代著名的军旅书法家陈光亮,能清晰地追究自己的目标,沉心修炼,日临夜摹,在古帖中找传统,沿着自己既定的书法方向不懈地努力,静静地追求,其不求闻达的博大胸怀和对书法艺术的执着追求精神令人敬佩。

    陈光亮自幼酷爱书法。书法从摹写柳公权《玄秘塔》入手,遍习王羲之、颜真卿、张旭、怀素、黄庭坚、王铎、吴昌硕等诸名家法帖,笔耕不辍。除苦学书体经典外,后有幸得到林散之、武中奇、费新我、陈大羽等大师的教诲指导,使其书法作品既兼采众长,又自成一格。痴迷成大器,苦难铸辉煌。五十余年孜孜不倦,勤学苦练,厚重博大的传统文化滋养,成就了陈光亮在书法艺术之路上的凤凰涅槃。其书作上溯甲骨、金文钟鼎、石鼓,下及吴昌硕、齐白石,笔力遒劲、稳重厚实、气势如虹,既有沉雄峻逸之势,又有浑穆古拙之风,他在书法上,持之以恒,苦练多年,每日必修,日日练字。他的篆书,以吴昌硕书帖为主要临本,用功极深,对赵之谦之后的近现代篆书名家,亦有涉猎。其篆书作品宗秦汉而重笔意,以沉稳自然为尚,在老辣中富有新鲜活泼的生机,在疏淡中彰显质朴茂密的风神,在笔锋得意处尽显功力的炉火纯青,在圆润丰腴中透露豪迈气度。作品富有雄浑刚健之气势,疏朗洒脱之神韵,珠联璧合,相映生辉,是笔者推崇的正大气象之书风。尤其难得的是,他的书法作品,能深入传统中去,“因义理之会归,信贤达之兼善”,表现出一种长期的文化积累和典雅的风范。读他的作品,既得到艺术的享受,又能获得精神的陶冶。

    书法作为隐藏在汉字背后的艺术形式,如果它不能承载人类的真实情感和思想,那它将失去存活的理由。陈光亮在创作书法时,不但注意总结前人的优点,还十分用心剖析自己。他认为,书法家在创作时,是一种忘我的状态而达到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意境而表现出来的随机生发的艺术佳境罢了。他多年的实践与研究心得,是用脑思考过的。他是善于用脑写字的书法家,既守传统,又具时代气息。其草书及行草书结字十分注意开合的变化,通篇作品韵律跌宕,气息通畅。他结合多年的修炼,已自成一格,并形成自己的个性语言,用笔“行线如铁”,有挺拔阳刚之美,沉凝雄浑之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领袖的讲话,陈光亮的体会是: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有着崇高信仰和奋斗目标,从不追求金钱和个人私利,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圆心中的“中国梦”,追求一种“为人民服务”的境界,享有一份责任,肩负一种使命,是为了让祖国更加强大,让自己钟爱的艺术事业得以传承,这样的人生才能活得精彩,才有价值,才有意义。我要用自己手中的笔,歌颂传统美德,弘扬社会正能量,为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精神生活,尽微薄的贡献。

    陈光亮始终牢记习总书记的嘱托“热爱人民不是一句口号,要有深刻的理性认识和具体的实践行动”,在今年的大疫面前,他的义举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心系国家,奉献社会、情系疫情的高尚情操,为我们文艺工作者树立了典范,他的大爱同他的绘画与书法作品一样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誉。

 

陈光亮书法作品欣赏

 

 

 

 

 

 

 

 

 

 

 

上一个
下一篇
上一个 :
下一个 :